=无咲
画绑@米弥
雷安瑞金all金
头像是约bread太太的稿子。

© musaki |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震惊!安迷修为何把其它四位炽天使长扔进监狱十年?

#堕天使雷狮x天使安迷修,必然ooc

#雷狮堕天前名字采用旧设

#私设如山

个人目录

座天使长安迷修最近特别烦躁,最近魔界那些魔物都有些蠢蠢欲动,来骚扰的都是低级魔物,很容易解决却数量却很多。按理来讲除非有主持大局的人出现了不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最好只是一次没有理由的来犯。

炽天使例行会议

安迷修发现自己的某位双生似乎不在,莫名的感觉到有些心悸,于是安迷修问了某位才九十岁的炽天使长。

“那个渣渣,应该被派出去查看魔界异动了。”

安迷修稍微放下心来,但是像他这种层次的天使不会莫名的心悸的,然而以布伦达的实力不可能在魔界出事,想不通的安迷修暂时放下了,等他回来后再问问吧。

虽然他可能直接嘲讽自己“安迷修我看你被公务给塞满了脑袋,我怎么可能出事。呵!”

自己和布伦达是双生,但是关系极差,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安迷修在炽天使会议结束后,被大天使长金叫住了,安迷修感到有些奇怪,因为他和金不是很熟。

“这是一个崇拜安迷修殿下的天使给安迷修的信,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的办公室桌上。”说着金递给安迷修一封淡紫色的信封。

安迷修接过信封温柔的说“谢谢,金。”

“为什么在你的办公室桌上?”格瑞突然问道。

格瑞,金的双生天使。与自己和雷狮不同,他们关系极好。

“欸,不清楚啊。”金单纯的回答道“应该没用恶意的,不要紧的。”

“.....笨蛋。”格瑞说着就离开了“诶诶,格瑞等等我呀!”金也跟着离开了。

安迷修想用淡紫色应该是一位可爱的女性天使吧,回到自己宫殿再打开吧。

座天使长宫殿

安迷修坐在办公室里处理完公务,想起了那封淡紫色信封,便打开了。

会不会是情书?如果是情书,我该怎么拒绝?安迷修这样想的。

然而事实证明确实安迷修之前的心悸是一种预兆。

发现里面只有三张照片,但仅仅是三张照片就令他感觉到害怕。附上的金色羽毛更是令他头皮发麻,心神不宁。

第一张上皓白的手腕上都是满满的像是被细线勒出来的勒痕,骨指间漫延着腥红;另外一张,一半是原本充满张扬的笑意的像是布满星辰的紫瞳,一半是毫无生气的熟悉而又陌生的紫瞳。

最后一张是一边洁白的羽翼与血分散在地上,惟剩下骨架,另外一边的羽翼从金色变成了在堕天边缘的灰色。

第一张的背后写着“想救他?”第二张“来第七层地狱”第三章“一个人”

安迷修深呼吸再呼吸,冷静下来。

然后唤来了自己的副官埃米,让他帮自己代处理一下公务。

然后冲出自己的宫殿,展开自己洁白十二羽翼飞向水晶天,向神禀明事情后得到前往地狱的许可后。

前往月球天跟金和格瑞简洁的说明事情,让他们最近注意有什么可疑的人物。

最后安迷修就披上一个黑色的袍子前往第七层地狱。

安迷修达到第七层地狱后发现有许多恶魔聚集于此,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看破了自己的伪装,然后都扑了上来。

哪怕安迷修实力排的上天界前五,面对那么多恶魔,多多少少还是受伤了。清理完所有恶魔,安迷修的体力也摇摇欲坠支撑不了他多久,连布满恶魔残肢地面那样恶心的画面都无法让安迷修的精神清醒起来。

突然间,安迷修感觉到背后不远处出现了某个熟悉的气息,那个气息的主人又一下子来到自己面前,把自己拉入他的怀抱中,安迷修没有反抗,毕竟自己这次来就是找他的。

骤然间安迷修看见了黑色的,彻彻底底变成黑色的羽翼。

安迷修挣脱了怀抱,看向那个自己双生,发现他已经变的令自己感到陌生了“谁干的?”

“──!!”没有得到答案的安迷修得到的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吻,唇舌交缠,疯狂吮吸索取着的津液,末了还溢出了一丝津液,雷狮一点一点吻过安迷修嘴角的律液。

“你就没什么对我说的吗?布伦达”

“叫我雷狮。你不是猜到了吗?”

“然后你就把自己搞成这幅模样?你是不是除了自由就没有其它在你脑子里了?”

“有。还有你。”

骤然听到这个答案的安迷修愣了一下,突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现在是地狱的王了。”雷狮看出了安迷修的无措,贴心地转移了话题。

“所以那些事情都是你故意弄出来的?”安迷修也乐意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

“这是正常的现象。”雷狮的手慢慢下移

“你....”安迷修感觉到雷狮的手在自己身上移动,慢慢地移动到一个不可说之处。

“嘉德罗斯,格瑞,神近耀,紫堂幻”雷狮为了不能单单自己背锅,毫不犹豫地报出了帮助了自己的四位同伴的名字。

“我知道了。请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下去!”安迷修第一次感觉天堂里“叛徒”真的多。

回去之后,安迷修向神申请了特令,把那群知情不报的四个同伴扔进了天使监狱呆了十年,他们出来后发现他们自己的公务已经堆满了他们的办公室。

当然,某位刚出生没多久还是小天使的炽天使长完全不担心,因为他的两个副官已经贴心的全部搞定了。


>>>>>>>

小剧场

雷狮:鶸你勒的时候用力点,这点勒痕太轻了!

紫堂幻:QAQ我尽力了。

嘉德罗斯:渣渣让开,让我来。(说着拿起棍子就是一棒)

神近耀拿起照相机。咔嚓——咔嚓——咔嚓——(拍了几百张)

格瑞拿到照片,默默挑了许久,选了最有美感一张,自己合成了两张,塞进了雷狮拿来的信封。

然后和金一起睡觉时候,顺手把信封放在金的桌子上。

 
评论(10)
热度(27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