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咲
随缘更新
我爱写啥写啥

© musaki |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安迷修中心】无痛

#元宵节黑芝麻汤圆

#安迷修无法感知任何痛觉,过去私设有。

#稳定性ooc,渣文笔。

个人目录

安迷修,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与众不同。

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与小朋友之间做游戏,其他小孩摔倒了都会痛的大哭,边哭边喊着妈妈。只有自己不会,安迷修很奇怪为什么要哭?

于是他就问自己的小伙伴说为什么你们要哭啊?小伙伴回答说因为疼啊。你没有哭吗?安迷修有些自豪的说当然没有。小伙伴崇拜的说安迷修好厉害哇。

安迷修也因此有些自豪,把这种事当作自己很与众不同的理由在自己小伙伴之间到处宣传,直到自己母亲说那个词。

〖怪物〗

时间就是那么快的走到了他五岁的时候。某个春天的的早晨,已经五岁的安迷修陪着自己的母亲去集市买菜。母亲在一个卖水果的摊子上与摊主讨价还价,她没有分开心思注意自己的孩子,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孩子一直很乖不会弄出事情。直到她用心满意足的价格买了下来,发现自己的孩子不见,不远处却有很多人围在一起在看什么。她挤进人群才发现自己孩子被一个男人用刀抵住脖子,安迷修明显也看见惊慌失措的母亲,他想向着自己母亲那走去但摁住了嘴上还是情不自禁喊着母亲。强盗也明显发现了,对着安迷修母亲威胁着把钱交出来,安迷修因为他明白家里赚钱越来越困难了,所以不断挣扎着想挣脱,强盗因为看见那个母亲翻找钱的样子有些放松,于是被挣脱了。

一滴一滴的,红色的血液顺着脖子上流了下来,染红了他的白色衬衣。

安迷修的母亲见状连忙上前帮忙止血,强盗明显没有杀人的意愿见安迷修挣脱了连忙逃跑了。

最后拜托医师检查只是稍微划破了气管,清理伤口缝合就可以了。

然而母亲回顾整件事情发现有一点不对劲,看向正在缝针的孩子发现他还是那样乖巧。母亲才震惊回想起来才五岁的孩子面对强盗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被刀划破了脖子也没有啼哭。

母亲在等安迷修缝合完以后又要求医师检查一下安迷修,最终测试出来的结果是安迷修不能感觉痛觉。母亲抿了抿嘴拉着被护士逗着咯咯笑的安迷修离开了。

最后?最后安迷修被带到了一个院子了和其他小朋友玩耍,玩够了自己的父母并没有来接自己。后来才知道这是一个叫孤儿院的地方。

一年后,安迷修被一个自称骑士的人领走了。在这一年里安迷修明白了自己骄傲的东西,才是自己被抛弃,被叫做怪物的元凶。安迷修因此很奇怪,问为什么?那个人回答说因为你是个天才。后来这个成为了自己的师傅,教导自己剑术,刀法还有自己的信仰——骑士精神。

不出意外,自己的师傅会是自己人生最重要的人,如果没有碰见雷狮的话。

 

关于自己没有痛觉这件事是谁宣扬出去的,因为只有凯莉小姐和雷狮知道,所以安迷修立马做出了判断。

至于雷狮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是因为他们在『假』交往中,雷狮找上他说自己想借与自己交往的消息刺激一下自己的喜欢的人。安迷修甚至真假都没有辨别,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这其中有多少私心他自己都不知道。然后雷狮又来问自己有什么不重要的信息吗?安迷修沉默一会儿说出了这个秘密,可能自己还是有点私心的吧。

不过这不是件坏事,只是有更多的小姐找上自己帮忙而已了,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个好事。

今天在自由丛林碰见一个被魔兽追赶的小姐,最后的骑士理所当然的上前把那位小姐护在身后,解决了那只魔兽。安迷修刚想转身,便听见了刀捅进身体的声音,有冰凉的液体从自己肩膀上流了下来。

那位小姐拔出了刀用一种坦坦荡荡的眼神与转身的安迷修对视说“抱歉。我就是想看看是不是和传闻里一样。”其实安迷修在帮助其他参赛者的过程中不乏想要趁机夺自己性命的人,安迷修刚想动手便没有了动作,因为这位小姐的眼神坦坦荡荡的。

安迷修摆出了一如既往温柔的笑容说“没有关系。在下....”没等安迷修说完,那位参赛者便跑走了。安迷修看了眼肩膀流出汨汨的血不仅侵染着衬衣也让衬衣紧紧的黏着皮肤,再这样下去怕是要感染。安迷修只能回自己租的酒店房间,花了点积分买了药品疗伤。

之后几天,安迷修渐渐发现像之前那位小姐的人越来越多。

“我就是单纯的好奇,没有别的意思啊”

“痛是个糟糕的事,骑士先生不能帮帮忙嘛。”

“两个人都要受伤一个,你不是自称骑士吗?你受伤不是损伤更少吗?”

“反正你也没有痛觉不是吗?”

“与其让我痛,骑士先生没有痛觉多受一点又没关系。”

类似的话出现的越来越多,安迷修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自从离开有着异样目光的地方第一次感觉到了疲惫。

这期间雷狮经常一个人私下里来找他就像是普通的情侣一样呆在一起拌拌嘴,让原本的疲惫都清空了,就好像....真的在一起了一样。

这天上午安迷修又被这样的理由捅了一刀,刚打算回去疗伤。雷狮便从旁边丛林走了出来,不等安迷修开口便说道“安迷修,我们之间的关系就这样结束吧。”

安迷修反射性“你说什...”

安迷修想起了他们之间关系,只是协助或者说是利用关系。

“啊,我知道了。追到她了呐。祝你幸福。”

“.............是吗?”

“我没办法感觉到痛。”

雷狮深深的看了眼自己便头也不会离开了。

安迷修感觉有一股力量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心脏,同时这股力量似乎还贯穿了他的全身,刺伤着他的神经,让他的身体慢慢的变的冰冷僵硬,甚至让喉咙痉挛般发不出声。他不清楚这股力量的源头是什么,不清楚怎么办,也不知道怎么办。安迷修一步步走回自己订的房间,蜷缩在床上,有些茫然,之前压抑着的疲惫一下子都涌了上来,他渐渐进入梦乡。

也许明天就好了,睡前他这样想着。

安迷修再次醒来,脑袋里还是一片空白,他打算出去走走就...单纯出去看看。

安迷修就单纯的散着步,一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这里的天空燃烧着的火海,像是溅开的鲜血。

这时一个小男孩模样的参赛者像是鼓起勇气拿着刀走了过来,安迷修看着突然想也许自己感觉不到痛可能是因为不够痛吧,没有听小男孩说什么,安迷修保持着和煦的笑容答应了。

刀插入身体,鲜血喷流不止,流在地上绽放出朵朵殷红的花。

安迷修最后看见的场景是雷狮慌乱的眼神,听见的是雷狮那声傻子,想着是雷狮,我也有痛觉了,说的是『雷狮,我好害怕.......』

 

〖我没有痛觉不怕流血,没有痛觉不怕受伤,我怕的是不被需要,再次像那样被丢下。〗

 
评论(11)
热度(13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