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咲
画绑@米弥
雷安瑞金all金
头像是约bread太太的稿子。

© musaki | Powered by LOFTER

【全员向】参赛者们上b站啦(15)

个人目录

#欢乐向,可以当作平行世界

#稳定性ooc,渣文笔

#这里讲一下设定:在迷宫战时众人成功团结一致打败小黑洞,所有人安然无事。有神使就不乐意了,于是秋和丹尼尔,小黑洞提前进行计划解决神使,为了不涉及其它参赛者,所以打着问题竞赛的旗号把重要的参赛者们扔到更高一层位面的独立空间里(上)答(b)题(站)。

#金默认黑金的存在。

#这次视频:【手书】当我容颜凋零【雷安】

#这次十分短小因为我写不出来

目录:1   2   3   4   5   6  7   番外  8  9  10  11  12  13  14

“安迷修,对不起”金充满歉意的说。

“没....没什么”安迷修抹了抹从眼眶里不断掉落出来的眼泪,回答的声音还带着哭腔。

“我真的...没想到...我以为...”安迷修语无伦次的解释着。

“好了,安迷修。你可以继续哭了。”

“雷狮!你什么意思!我只是....”安迷修被雷狮示意看向屏幕,原来还没结束吗?

“这个视频怎么那么长?”佩利着急想拿那个平板。

“佩利。明显这和之前不是一个视频。”帕洛斯解释道。

比起之前更加悠长的前奏响起,安迷修觉得眼泪可能真的要止不住了。

画面上逐渐显示出了两位主角:互相背对着的抛弃了王冠和披风的雷狮与被玫瑰缠绕着的安迷修。

【我已看遍繁华,历经沧桑,人已老。】雷狮头顶皇冠,身着披风已经昭示出了身份。

【有钻石珠宝,名声显赫,坐拥豪宅】他把权力,金钱,名声都弃之如敝屣。

【When you and I were forever wild,The crazy days, city lights,The way you'd play with me like a child】

两人在凹凸大赛上相遇,他们在看见对方的瞬间便确定了——Destiny takes a hand命中注定。

一人代表自由,一人代表规则。

当初他们都以为会和对方有一场至死方休的战斗,却没想到这场战斗在时间的尽头。

【Will you still love me?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Will you still love me?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i  wil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beautiful?你还会爱我吗?当我容颜凋零】

雷狮和安迷修真的一见面就打架吗?其实也不尽然。他们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自由与束缚宛如矛与盾;他们又是不尽相同的两个人,一边讨厌着对方,一边渴望着对方。

【炎炎夏日,来点摇滚乐,你愿意为我带来点不一样的演出,而我所知道的是,你那漂亮的眼睛和令人触动的灵魂。】

安迷修初次见到雷狮便从他的眼睛里知道了,这是与他截然不同的人,那双眼睛里仿佛映着宇宙所有星辰,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句没有说错。

【当我年华老去,容颜凋零,你还会爱我吗?当我所剩只有受伤的灵魂,我知道你会,你会】

『我会一直爱着你』

安迷修看着这句话占据屏幕,感觉自己刚刚收拢的眼泪又要掉下来了。

【亲爱的主,当我升入天堂,请允许我带上爱人】

『他莹绿色的眼眸中藏着海盗所向往的森林,那是一望无际的净土』

“向往?不至于。得到,想要。是真的。”

【他是我的太阳,赐予我钻石般的光芒】两人一直是像是光与影对峙的一样,安迷修是光,雷狮是影。

这次两人的立场终于掉换,只不过变成了镜像,无法再触摸到对方了。

【当我年华老去,容颜凋零,你还会爱我吗?当我所剩只有受伤的灵魂,我知道你会,你会】

安迷修终于想起他已死去,不是死在自己宿敌的手里,却是死在自己爱人的怀中。

『你染血的背影是我一生的梦魇』

【当我容颜已老,你还会爱?我当我容颜已老,你还会爱?我你仍会爱我】安迷修逐渐消失的身影与那像是被擦除的名字预示了那意料之中的结局。雷狮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回头了,却不知道有没有看见那个所缅怀着爱着的他。“安迷修.....?”“嗯。我在。”

安迷修看着屏幕黑了下去,想着也许可以试着看看。之前安迷修对于雷狮突如其来的表白充满了不确定,因为从以往的情况来看怎么样都是在戏耍自己。安迷修喜欢雷狮?喜欢的。但不代表可以把自己的全部交给他,他的爱从来不比任何人低廉。

雷狮像是看透了安迷修在想什么,也似乎是对这个视频的回答。

『I love you, always. Time is nothing. 

我永远爱你。时间毫不足道。』


 
评论(27)
热度(25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