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咲
画绑@米弥
雷安瑞金all金
头像是约bread太太的稿子。

© musaki |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震惊!座天使长安迷修孕后流产,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堕天使雷狮x天使安迷修,必然ooc,渣文笔。

#雷狮堕天前名字采用旧设“布伦达”

#私设如山

#之前相同设定一篇【震惊!安迷修为何把其它四位炽天使长扔进监狱十年?主天使长&能天使长布伦达为情堕天?

个人目录


“布伦达,我洗好了。该你了。”安迷修对躺在床上看着书某位魔王说道。

“现在也就安迷修你,还敢叫这个名字。”雷狮翻身便看见某位沐浴之后,白皙的皮肤泛着微红,棕色长发还有露珠滴落,这时座天使长比平时增加了特殊的属性,更加诱人。雷狮第一次觉得天堂要求留长发的条例那么美好。

雷狮为安迷修准备的衣服当然不是什么正经的睡衣,而是像是情趣衣服的白色长裙,能够隐隐约约看见裙里风光,而且非常薄一撕就能撕破那种。

雷狮觉得自己今晚要是得不了手,可能要被那群家伙笑话十万年。

“我不能叫?”安迷修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走到床前弯下身凑到雷狮面前的问道。

“当然可以。”雷狮拉着安迷修把他摔到床上,毛巾也被丢下,双手顺势搂住安迷修的腰“只有你可以。”宫殿里灯瞬间就熄灭了。

“雷狮!”安迷修感觉到在自己大腿根部有一只不安分的手在摩挲着,呵斥道。

“就让我摸一下。”有些撒娇的话语从已经没有节操可言的魔王嘴里吐出来,凯莉肯定会冷笑一声表示不相信。但是安迷修始终相信着自己的双生说了声“该睡了”算是默认了。

雷狮想着这次安迷修怎么这么听话便听见了十分平稳的呼吸声。雷狮记得他准备不是安眠香,撑着头看着安迷修的睡颜,他觉得自己被笑话就笑吧,反正那群恶魔也没这个胆子。

 一夜好梦。

雷狮醒来自己旁边已经没有某位天使的身影了“跑起来倒是很快。”以后时间还多着,不急。雷狮这样想着慢悠悠的回到地狱。然而迎接他的是....

“你旷工的后果。”凯莉把一堆公务塞满了整个房间。

“卡米尔.....”

“卡米尔和你弟媳去度蜜月了,不要想了。”

雷狮总不能剥削自己弟弟吧,无奈只能陷入与公务斗智斗勇中去。

同一时刻

神纠结着看着在自己跟前请罪的座天使长,自己刚醒随便瞟了眼下界就发现座天使长在旷工,原本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结果自己没注意隐蔽被发现了,无奈之下先把安迷修瞬移到水晶天大圣堂里。

“自罚在天使监狱面壁两年吧。”为了维护自己形象,神还是决定轻轻的罚一下。

“是的。”安迷修松了一口气。

神也察觉到安迷修松了一口气,我很可怕吗?

安迷修告退一声便走了,在天使监狱关两年也未必是坏事,因为公务真的很多让安迷修有些疲劳。

首先先把公务交接一下吧,安迷修找某位年幼的炽天使长说这件事,顺便让某位处理公务一流的银发智天使长接替一下自己的任务,由于两人经常凑在金身边,很容易找到所以很快就解决了。

来到天使监狱说明了自己来意,新上任的副监狱长安莉洁很有心的安排了最好的牢房。

安迷修陷入梦乡,不知道多久过去,突然被疼痛不止的小腹给痛醒了。

巡逻的天使发现自己上司躺在地上,捂着小腹,脸上还露出十分疼痛的表情便急忙把这件事报告给安莉洁。

安莉洁来到牢房让其他天使先做自己的事情去,“怎么样了?”脸上神色透露几许担忧。

“没事。突然就这样了。”安迷修一边摁揉着自己腹部一边盘腿坐起来。

“怀孕了?”安莉洁吐出惊天之语。

“怎么可能!”安迷修被惊的高声回答道。“就两年,很快的,安莉洁你不用担心。”

“嗯。”安莉洁回应一声便转身要走“有事的话。”在牢门前有回头说。

“我知道。”安迷修难得没等安莉洁话说完便急忙回答了。

安莉洁关上牢房门,似是自言自语的说“流产吗?”

地狱九层

七宗罪会议

“我听说安莉洁说了一件事啊”凯莉拨弄着自己指甲说道,“有关安迷修的。”看着雷狮兴致全无的样子又补充。

顿时在场的都竖起耳朵听起来,毕竟在他们心里,安迷修的八卦=雷狮的八卦。

“什么事?”听到有关安迷修的雷狮神游外天的思绪才回来

“听说啊——”凯莉故意吊起众人胃口。

“别磨磨唧唧的!”佩利有些不满说道。

“安迷修流产了!”凯莉笑眯眯看着雷狮说完了后半句。

“什么?老大孩子没了?”

“大哥?”

“啧啧,没想到啊。”

“今天会议到这结束。”说完雷狮便瞬移走了。只留下一群被这个消息惊的不轻的恶魔。

雷狮来到凡间这个只有他和安迷修知道的宫殿,难得有耐心的等待起来。毕竟两年就是一闭眼一睁眼的时间。

安迷修关完禁闭便来到这里,因为他作为雷狮双生天使很早就感觉到雷狮的情绪。宫殿里黑漆漆的,安迷修打算点起灯便被人从背后拦腰抱住了。

“安迷修。”雷狮毛茸茸的头贴在安迷修的颈脖处听不出情绪的喊着自己名字。

“怎么了?”安迷修用手摸着雷狮不同于堕天前顺柔的头发,甚至有些刺手。

“心好疼”雷狮半真半假的说道,同时又换了个方式搂着安迷修慢慢往床的方向走去。

“这里?”安迷修摸上了雷狮的胸膛,手掌心还冒出治愈魔法的绿色光芒。

雷狮莫名的笑了一声,拉着安迷修与自己一起倒向柔软的大床,同时双手撑在安迷修脸颊两边,还用膝盖顶开安迷修双腿。安迷修与雷狮面对面看着那双难得没有嘲讽而是充满笑意的紫色双眸,恍惚了一会儿。于是就被雷狮软硬兼施的脱了衣服,安迷修自己也自暴自弃的半推半就给推到了。

一时间房间里活色生香

安迷修横躺在雷狮身上晒着阳光底下问之前到底怎么了?雷狮随意捏造了一个理由糊弄过去。

心里想着自己怀疑安迷修出轨这种话决不能被发现,同时决定给那个散布假消息的七宗罪魔女加点工作量。

顺便让卡米尔查一查哪个不知好歹的恶魔把他熏香掉包了。

天堂 恒星天

炽天使会议

“什么安哥,他流产了?”金对于这个消息明显接受不能。

“应该是的,他捂着肚子,很疼的样子。”安莉洁回忆起当时安迷修的模样对这个观点给予了肯定。

“渣渣,竟然连自己孩子都保护不了”嘉德罗斯双手抱胸对这个消息表示不屑。

“所以怎么会流产的呢?”紫堂幻默默提出了问题。

“雷狮?”安莉洁歪头想着什么说出一个名字。

“.........确实会像他做的。”格瑞不介意抹黑一把让自己在天使监狱呆了十年的罪魁祸首。

“布...雷狮怎么会这样呢?那也是他的孩子吧。”金有些不可思议。

“也许那个渣渣根本就是和他玩玩。”嘉德罗斯提出一个可怕的构思,但是确实没有什么问题。

“我现在就去找安哥回来!”金一下子站起来,转身就打算走。

“等等!等安迷修回来吧”格瑞拉住了金。

“金,你现在去安迷修肯定不会跟你回来的。”紫堂幻也连忙劝到。

“等安迷修回来看他的情况,没有异常的话,就不要提起这事了。”格瑞说了一个折中的方法。

“好吧。”金有些恹恹的回答道。

安迷修回到天堂的一路上气氛尤为诡异,有不少智天使看着自己的渐渐流出眼泪然后马上转身离开的,还有许多对自己露出很勉强笑容的座天使。

“真是奇怪。”安迷修没有太在意这些只是在自己副官面前提了提,埃米便露出同情的眼神说“安哥!我们都知道。”

你们知道什么?安迷修心里充满了问号。

至于安迷修知道这件事后的反应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评论(10)
热度(25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