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咲
画绑@米弥
雷安瑞金all金
头像是约bread太太的稿子。

© musaki | Powered by LOFTER

【全员向】参赛者们上b站啦(21)

个人目录

#欢乐向,可以当作平行世界

#稳定性ooc,渣文笔

#这里讲一下设定:在迷宫战时众人成功团结一致打败小黑洞,所有人安然无事。有神使就不乐意了,于是秋和丹尼尔,小黑洞提前进行计划解决神使,为了不涉及其它参赛者,所以打着问题竞赛的旗号把重要的参赛者们扔到更高一层位面的独立空间里(上)答(b)题(站)。

#金默认黑金的存在。

#这次视频:【凹凸世界手书】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_多人友谊向

感觉这章写得乱七八糟。头疼。有时间修一修

目录: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番外1

一段颇有史诗感的音乐响起【终焉的大地的终末 残存下的孩子们 牵起彼此小小且柔弱的手】黑色的画面里逐渐显示出红色不知名的标志。

除此之外令众人稍微有些意外的是到现在没有看见任何一条弹幕。同时也让一直是在娱乐状态的众人严肃了起来。

【只是相信着这一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吧”】

画面上的人几乎包括了在场所有的人,如果说是那个伸手动作还能理解的话,每个人的衣服还是十分奇怪得与他们现在完全不一样。不过这点困惑还是被众人抛到脑后了......

画面里白色的碎片逐渐拼凑出标题——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

凯莉凭借自己的直觉,觉得这个视频肯定不会简单,单看画面的话和之前几个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对那些自以为智力超人的愚蠢羊群 下赐了来自神明的惩罚】 

卡米尔仔细盯着画面心里已经有了估量。

【守护即将支离破碎的世界的爱之塔中 世界的寿命灯火闪烁】

金坚信自己的手气应该不会出现奇怪的内容。

『黑金』与金共用一个身体,金能看见他自然也能看见。他真的现在觉得金的手气可能真的不太好。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种暗喻。也许等会儿又要出去。『黑金』漫不经心地想着。

【神的使者们 访造了年轻人的星球 带着预言的吉报 登格鲁星的少年 被封为下一个救世主】

“怎么都是那个....好无聊啊”在格瑞眼神的注视下佩利不得不把“小虫子”这三字咽下去。在格瑞视线回到视频上后嘟囔着“没有架打,真是无聊。”

【神谕降临】

一个穿着金着装的被涂黑得看不清脸的小人发着光,仿佛真的就像是救世主一般。

【塔中被守护的“祝福”九个尽皆 是仅仅赐予救世主的〖荣光〗 】

在片头出现的不知名的标志再次出现,不过这里已经揭开了它们的名字“祝福”。

卡米尔想着结合着标题祝福的救世主.....这个“祝福”应该就是关键了。

【和你一起 我们也一同前往  为了延续即将破灭的乐园的生命】

安迷修看着歌词微微皱起了眉,同时脑海里的警报一直在响。

【快要拿到祝福了....内心激动不已 能够让世界改变吧 这样想着....】

金看了看手里平板上还有一大截的进度条,似乎要印证自己手气不好的话了。

【只要互相信赖的同伴在一起 互相扶持 让我害怕的东西 可是一点都没有呢】

『黑金』躺在精神世界里的树上用金的眼睛看着视频想着现在是不是可以把金拉回来了。

【为了最初的祝福 朝向生命打着旋的〖华丽的波纹〗的门 伸出了手 】

【突然被一只大手握住 这个青年如此说道“有福同享嘛”】

金露出和画面里金相同的表情看着视频里的紫堂拿走了,所谓“祝福”。

一时间有些讨论声的房间安静了下来。

凯莉觉得这个场景似乎似曾相识,这样想着她舔着自己的不知道第几根棒棒糖。

紫堂看着自己像是悲伤的表情一闪而过便心里有些数了。

【于是救世主被推到一边 最初的祝福也被横刀夺走 同伴之间 反目成仇】

雷狮无声的笑了起来,如果没有这种特别的意外,反目成仇之类的应该就是大赛的主旋律吧。

【第二道门 两眼通红的魔女走入 对〖火焰的盛宴〗而欣喜 顺利夺取了〖恩惠的阳光〗】

“表情画得挺像那么一回事的”凯莉慢悠悠说出从视频播放到现在第一句话。

然而并没有人回应,凯莉无所谓地耸耸肩后继续托着腮看视频。

格瑞看着金低着头帽檐遮住他的表情,又进入之前那种状态,心里不由有些担忧。

【开心的姐姐挥了挥手 带着不甘心的表情 弟弟冲向〖安息的黑暗〗】

艾比看着这个画面不自主想开口对自己的蠢弟弟说.....自己明明还没开口。艾比感受到握住自己的手,艾比为了确认还是看了一眼。

算了,反正无论怎么样都不会到这种地步的,一定不会的。艾比这样想着抽出了手。

埃米感觉到自家老姐把手抽出来,有些不安,下一秒便被反握住放在了扶手上。

真是别扭,埃米一如既往吐槽着自家老姐。

【“被选上的人 明明是我”“独吞这种事绝对不能原谅”所谓的“欲望”真的会将一个人改变吗?】

精神世界里,布满向日葵的花海里突然出现一个拥有和太阳一样的金色发色的少年。少年跌跌撞撞的在花海里前进,像是在寻找什么。仔细看着少年脸庞可以发现他的眼眶里充满了泪水,仿佛一碰就可以像早晨花瓣上的露水轻易掉下来。

【将祝词奉献给〖摇荡的大地〗 嘴里吟唱着〖雷鸣的伴奏〗】

雷狮看着视频上的自己想着下一个应该轮到安迷修了吧,这样想着正好对上了安迷修的视线。

两人对视一会儿都不知道为什么笑了起来,互相撇开视线。

“默契”这种东西,其实他们很早就有了。

【以前互相信赖的同伴.....到底谁是敌人?..... 将其斩断吧 将那错过的爱】

花海里一个金发少年的脸色布满迷茫的神色站立其中,突然在金发少年身后出现一个银发少年。金发少年似乎有所感觉,转身便抱住了银发少年。

“你不是说想要格瑞也可以依靠你吗?现在是什么?”『黑金』打趣着使劲抱着自己的金。

“就抱一会儿....”『黑金』能感觉到自己的衣服在渐渐变湿,虽然自己衣服不是实体,但是触觉还是有的。

【像是跳着〖旋风的圆舞曲〗 】

雷狮看着视频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安迷修腰真好。

安迷修看着自己对面的人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真不懂明明很严肃的视频,脑子怎么想的都是奇怪的东西。

【稚气未脱的少年把另一人推向一边 说着“这里,可是归我了哦。”】

嘉德罗斯觉得之前那句话说挺对的“表情画得挺像那么一回事的”.剩下的应该还有....格瑞。

看向格瑞,没有意外的看见大赛第二一脸担忧看着自己发小。

【第九个祝福 是沉睡的〖岩浆的胎动〗 最好的挚友也欺骗了救世主 第一次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

精神世界里他们依然能够听见外面的声音和看见外面的画面。

“明明知道不是真的,为什么还要哭?”『黑金』看金又有越哭越猛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就是,特别难受。”金沉默得哭泣了很久才回答了这个问题。

【塔中所封印的〖祝福〗 只不过是救世主需要负担的〖赎罪〗而已】

【与祭品一同 经受了考验的救世主啊 此时才足够将新的世界的生命维系】

“我知道是假的,只是眼泪停不下来啊”

“我不知道是不是平行世界也有这样的『我』,我一想到如果有的话,就...好难受。”

『黑金』看着抱头跪在地上为根本不知道是不是存在的人而哭泣的少年,有些无奈。

【也不会让你 一个人承受所有】

金发少年依旧在哭泣,向日葵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着,同时鲜红色的曼珠沙华瞬间遍布了整个世界。

“还真是一点都没变。”『黑金』头疼的想着同时被丢出了精神世界。

【只是相信着这一点“有难同当”】

“有难同当”什么的,果然没猜错呢。『黑金』看着视频这样想到。

“金.....”

“他没事的。”『黑金』想都没想就说出这个答案。他清楚格瑞到底在想什么。

【独自一人静静笑着的同时……产生了第九种的〖哀伤〗 面向祭坛伸出了手】

金渐渐停止了哭泣,他清楚自己这种行为很傻。可是...就是这样情不自禁。

如果...没有这场特殊的意外....现在会不会比画面里的自己更加糟糕。

不知道过了多久,银发少年回来了。

不出意外看见整个花海又被向日葵给覆盖了。

看着靠着大树似乎睡着了的金,手不由自主地摸上去。

“还真是傻,他们好歹都是朋友能够死在一起,你们如果没有这场意外可能连成为熟悉的人的机会都没有。只有敌人而已。最后可能...真的就只剩下你一人。”

最后几个字说得越来越轻。

外面世界,平板还在传递。


》》》》》》》》》》》

感觉写得一点都不虐。

可能因为我看爱之塔太多遍了,已经可以笑着看完了。

暂时这篇就不更新了。打算开新坑了。

 
评论(39)
热度(26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