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咲
画绑@米弥
雷安瑞金all金
头像是约bread太太的稿子。

© musaki | Powered by LOFTER

【雷安】Votary and Reprobates .0

*西幻设定(对于西幻并不是很了解,请轻喷)

*角色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会含有瑞金成分

*我感觉我真的不会写正剧风(绝望)

夜幕降临,往常皎洁的弦月却蔓延着一层层隐隐可见的血色。


数声响彻天际的龙吟随着振翅带起的强风将无数房屋掀翻,人们疯狂地哭喊,又或是逃窜着想要逃离这个让他们感受到绝望的地方。


残破不堪的街道上几乎没有人类的踪迹,惟留下几只小猫小狗以及在这废墟之下的无数尸体。


在这断壁残垣之中,一抹瘦小的身影轻盈地穿梭着,他披着粗布制的斗篷让人看不出他的样貌,脚上粗制的草鞋尺码交代了这差不多是个十一二岁大的少年。


少年觉得自己真的很倒霉,无父无母,名字还是早已写好在纸条上,塞在他的襁褓里的,被流浪汉老爷爷收养,但没过五年老人家就去世了。自己只能一直靠捡破烂为生,因为年纪小还经常被欺负,好不容易攒够钱,来到一个和平的国家生活,没过几个月,这个国家就被龙袭击,变成一片焦土。


安迷修知道自己的优势,所以一直走的是狭小黑暗的小巷、布满尸体的乱葬岗这种远离战圈的地方。


来到一处不高不低的山上,下面是被火海覆盖的皇都,背后是茂郁的森林。


安迷修停下了脚步,踩着山崖边上一个石头上,望着远处不断摧毁着这片土地的金黄色的幼龙,听着不断倒塌的轰鸣声,闻着弥漫着鲜血与硝烟的空气,莫名有些悲伤。


“和平真是一个遥远的东西。”棕发少年自言自语的说着和他年龄不相符的话。


悄无声息的风吹动着森林的叶子发出响声,似乎想给这个充满绝望的夜晚带来一丝安慰。


安迷修觉得自己有时间想着一些有的没的,还不如赶紧走人。于是便转身想向阴暗的没有一丝光亮的森林走去。


还没等安迷修踏出一步,突然从森林间冲出许多肉眼可见的黑色的不明气雾,它们速度太快了,一下子就窜到了安迷修眼前。安迷修反射性地后退一步,却忘记了自己后面便是悬崖,虽然很矮但仍然离地面有一段距离。


这点距离应该不会死人吧,少年安慰着自己,但可能死亡的结局还是人年仅十二岁的孩子无法控制地流下眼泪。感受到温热的液体从自己眼眶里流出,他用双手捂住了眼睛不想让任何人看见,哪怕他知道现在不会有人。


没有预想里的疼痛,少年仿佛跌在一个垫子上,很柔软的触觉。


片刻,少年没有听见任何声音除了龙吟与接连不断的崩塌声,便小心翼翼地从指缝里看出去。


紫色的剑芒照亮了黑夜,斩破席卷而来的黑气,哪怕有落网之鱼缠上袍角仍然被身边的点点光芒吞噬消灭。


“不想装死了就下去。”


话音刚落,安迷修便感觉到男人松开了手,自己被摔在了地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被一个身影笼罩住。


安迷修呆愣的坐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看着自己身前的男人十分轻松地解决这些纠缠不休的“麻烦”。


突然间,大地开始摇晃,安迷修才反应过来想要抓住男人的衣服,不想让男人离开却因为摇晃的地面让他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堪堪抓到男人的一个袍角。


“先生,能等我...”


安迷修话还未说完就被男人打横抱起,然后安迷修就眼睁睁看着地面离自己越来越远。


“先生,等等.....您不是剑士吗?”


安迷修视野里残破的房屋不停的远去变小,同时视线也被男人背后似乎是法术所变化出来的三对翅膀吸引住。


“我有说过我是剑士吗?”


淡淡的语气,安迷修觉得这位先生脾气应该很好吧。毕竟之前他所见的魔法师阁下被认错职业阶级都会大发雷霆。


但是安迷修还是不敢乱说话,他可一点都不想被扔下,就现在的情况而言他觉得这位阁下应该会带着自己走吧。然后发现自己的天赋于是收自己作徒弟。最后一句当然是他臆想出来。


一路无言


之后安迷修记得他被男人带到一处十分隐蔽的别墅里,然后就被赶去洗澡睡觉去了。


第二天醒来在别墅里兜兜转转的发现了餐厅和已经变凉的早饭,并在桌子上发现一张牛卷纸和一封信。


那张纸上仅仅只有一句话“拿着这封信去光明教廷”


当时安迷修觉得那位神秘的阁下应该没有理由害自己于是就乖乖地拿着信去了教廷。


于是安迷修成为了一位魔武双修的圣骑士,至于为什么会选择成为骑士。


那是因为安迷修在他还是在教廷学习时候遇见了当初救他的魔法师阁下。不。应该说是祭司。


同时也知道了他的名字——雷狮。年纪轻轻却有各种各样的称呼,例如千年难遇的“怪物”,光明神子,不能说名字的黑衣男子,紫眼恶魔等。最后两个由安迷修的好友— 金,友情提供。


而能亲密接触到祭祀最方便的方法就是成为他的守护骑士,所以安迷修这几年一直往这个目标努力。


这就是故事的起始点。至少安迷修是那么觉得的。



======================

小剧场

安迷修:雷狮阁下!我来了!

雷狮:哪来的鶸鸡?

安迷修:......不记得在下应该....很正常吧。

金:其实安哥我觉得你口中的人和雷狮完全就是两个人。


 
评论(1)
热度(4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