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咲
随缘更新
我爱写啥写啥

© musaki | Powered by LOFTER

【全员向】参赛者们上b站啦!(14)

个人目录

#欢乐向,可以当作平行世界

#稳定性ooc,渣文笔

#这里讲一下设定:在迷宫战时众人成功团结一致打败小黑洞,所有人安然无事。有神使就不乐意了,于是秋和丹尼尔,小黑洞提前进行计划解决神使,为了不涉及其它参赛者,所以打着问题竞赛的旗号把重要的参赛者们扔到更高一层位面的独立空间里(上)答(b)题(站)。

#金默认黑金的存在。

#这次视频:【手书】若我英年早逝【安迷修中心】

#你们不想虐吗?来了哦。提醒一下之后章节都是大刀。(整天爱之塔爱之塔,就知道爱之塔。就不能让我收尾时候写嘛!)

目录:1   2   3   4   5   6  7   番外  8  9  10  11  12  13

“雷狮,你到底要干什么!”安迷修实在受不了雷狮从视频开始就盯着他的视线。

“不干什么,就看你。”雷狮漫不经心的说。

“嗯?”

“等会就看不到了。”

“那个,能把那个给我吗?”金越过格瑞对艾比说。

“当然啦!王子殿下!”艾比的眼睛瞬间变成了星星眼。

金接过平板发现页面上的视频全是有关安迷修的,嘟囔着“算了。反正还有好多次。”暂停的三角标志变成了播放的两条竖杠。

【手书】若我英年早逝【安迷修中心】——开始。

一阵舒缓的音乐响起,屏幕上的字被密密麻麻的棕色弹幕『他眼里装满了整个世界的温柔,我愿用所有玫瑰为他送行挡住』,惟能看见一个很大的名字ANMICIUS.

【若我英年早逝,请将我葬在绸缎中,让我躺在铺满玫瑰的床上,在黎明时分将我沉入河中】

安迷修手持着玫瑰笑得比他平常的时候更加温柔,凝晶与流焱散落在河中。

【用情歌中的词句为我送行】正如歌词所说安迷修像是睡着一般躺在铺满玫瑰的床上。

『一个人要孤独到什么程度,才会用温柔给自己筑起高墙』

孤独?安迷修觉得可能之前是这样的,被师父抚养长大,童年没有什么玩伴,只有剑术练习。后来长大,一个人出去闯荡,一个人坚持着自己的骑士道,没有同伴并肩而行。说孤单?多多少少有点吧。来到了凹凸大赛以为会和以前一样,意外和艾比小姐他们成为同伴,也碰到了自己宿命的博弈场上最强敌人。安迷修觉得和恶党作为对手的日子也就到这个大赛结束,现在可能要一直和自己作对到各自都举不动自己武器的时候了。

『你在哪,我就在哪跟你作对』

更何况现在还知道在自己到达不了的地方,有那么那么多的人...喜爱着自己。

现在他觉得一点都不孤单,一点都不。

【生活并不总像你所预料的那样】安迷修拿着玫瑰像是要递给谁,闪闪发光的样子和现实里拯救其他人时候重合了。

『你那么温柔,怎么舍得让你受伤』

雷狮对于安迷修所谓的骑士道一直是嗤之以鼻。在雷狮看来所谓的骑士道就是约束着自己去被迫拯救比自己弱小的人的恶心的规则,恰恰雷狮最讨厌的就是规则和束缚,只有傻瓜才会去遵守。但是....那句话怎么说的『你的行为很恶心,但我喜欢你这个人。』

【总是那样灰暗,尽管她埋葬了她的孩子,短暂的生命像尖刀一样,我已经活了足够的时间】

艾比和埃米离开,徒留安迷修一人拿着玫瑰站在原地温柔地笑着看着他们离开。手里的玫瑰消散了。

【让我躺在铺满玫瑰的床上,在黎明时分将我沉入河中,用情歌中的词句为我送行】

安迷修还是像他一直以来的那样保护着他觉得需要保护的人,却被他所保护的人刺了一刀。

『我不想躲在他身后,我宁可站在他身前』『我用身躯为你筑起的温柔墙壁,你却视为暗杀我的最好时机。』『他那么温柔....求你....不要再伤害他』

安迷修觉得自己眼前的屏幕像是弥漫着雾气一样,看不清楚那些写给他的话。

【短暂的生命像尖刀一样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 well我已经活了足够的时间】凝晶与流焱散落在地上,血迹越来越深,似乎昭示着什么。不停闪动的屏幕,看不清楚那群人的笑脸,最后回归黑暗。

【地球上有个女孩儿她说她会永远爱我,但谁知道永远竟会就这样天人两隔】

『I LOVE YOU FOREVER』『我爱你』『我永远爱你』这样的话充斥着整个屏幕。

安迷修现在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睫毛布满了泪珠,只要一碰就会流下来。

【短暂的生命像尖刀一样,我已经活了足够的时间】安迷修在那群人震惊的神色中还是站了起来。再见,这两个被划去了字闪现而过,但还是被看清了。凝晶与流焱折断了,消失在了空气中。屏幕上安迷修的名字不停在跳动,预示着即将结束。

【我终于完成了我从未做到的事,一分钱想买我的思想,哦不,我的出价是一块钱】安迷修最终还是倒下了,他的手伸向天空,像是想要触碰什么,最后...还是放弃了。

【让我躺在铺满玫瑰的床上,在黎明时分将我沉入河中,用情歌中的词句为我送行】

『我祈求一个奇迹,祈求你不要死』

这时候众人听见一个呜咽声,在这寂静的房间里尤为明显。

安迷修用手捂住了脸,但是呜咽声和手掌中不断掉落出来的眼泪让他的衬衣的袖口浸湿了。

【The sharp knife of a short life, well。I’ve had just enough time】安迷修的最后一刻似乎所有人都为都在祝福着他,无论是他的同伴还是他的敌人。

『为最后的骑士献上爱的挽歌』

【若我英年早逝,请将我葬在绸缎中,让我躺在......】最后的骑士还是闭上了他湖绿色布满温柔神色的眼眸。

『晚安,骑士,愿下一次你能被世界温柔以待』


 
评论(21)
热度(341)
 
回到顶部